水調。

二次元萌腐基地  


[APH]床邊故事

總算打完啦XD
好久沒這麼長的文章了...
我好像得了一種字數破2500字就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的病了XD

一樣內無國名,話說連人名都好像要沒了啊XDD

內容:偽X 其實應該算是英雄x天使

 
[米英] 床邊故事

這是一段亞瑟從小就不斷聽著的睡前故事。

曾經有個打敗魔王的英雄,國王賞給了他一座可被稱為世外桃源的島,不過這島上沒有人、沒有動物,只有看不到邊境的花園與草原。日子雖然過的豐腴的英雄,其實內心非常寂寞。就在那時候,英雄許願希望神明可以帶走他的寂寞,神明是仁慈的,祂派了一名天使下凡陪伴英雄。也因為天使讓英雄寂寞的人生也有了溫暖。

「喂,這花是可以吃的嗎?」那天抱著一束不知名的花,天使拍著翅膀飛向英雄的旁邊。

「你可以吃吃看啊。」英雄笑著把天使半空中天使扶了下來,讓他在自己身旁站著。

帶著狐疑的眼神看著英雄,天使慢慢的將頭湊向花束,咬了一口。「鳴!好苦!呸、呸」偏頭不斷的想把苦澀的花瓣吐出,一邊嘴裡還向英雄抱怨著,「你竟然騙我!」

英雄佯裝無辜的笑著「我以為你們天使是吃花存活的。」

「那可是花妖精才做的事,我們天使可是比她們等級還要來的高很多的!」天使插著腰,有些得意的說著自己的好。「你看看這對漂亮的白色翅膀,這可是我們天使的驕傲喔!」

「是是是,那麼就幫我把這些花拿進屋去吧。等會洗乾淨拿來泡茶喝吧。」

「泡茶?那是什麼?」

「嗯~簡單的來說就是把花瓣用熱水沖出味道吧,會很香的喔。」

「這麼苦的東西……」天使不喜歡苦澀的味道。

「如果怕苦的話,就加點蜂蜜吧。」

「蜂蜜!我喜歡那個!有著甜甜味道的那個吧!」

「雖然說茶就是喝有些苦澀的味道啊。」

「別再說了,快進屋去泡那個叫茶的東西給我吃吧。」

兩個人在屋裡對座著,桌上的茶壺從壺口飄出淡淡的花香,怕苦的天使加了許多蜂蜜在茶裡面。入口的甜膩感,讓天使笑瞇了臉。英雄知道,天使會喜歡這個味道。

「這個,真好喝。」趁著不燙口的溫度,天使一飲而盡,而後伸出杯子,「再來一杯吧!」

嘴巴說著「你這樣等會晚餐會吃不下的。」的英雄還是將杯子盛滿了。

天使啜著還充滿熱氣的蜂蜜花茶,隨口問著,「吶,我說『英雄』到底是在做什麼的?」

抬頭看著天使,英雄沒想到他竟然會問這樣的話,「怎麼說,大抵上就是做著打倒壞人征救世界的事吧。」這麼突然的問題,讓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是嗎?那你怎麼看來每天都沒事做的感覺?」

「因為魔王死了,世界十分和平啊。每個人都過得幸福的日子不好嗎?」

「如果過得幸福,你又為什麼會向神明許願呢?」

為什麼呢?英雄看著天使的翠綠色眼眸,淡淡的開口,「因為我很寂寞啊,現實就是這麼回事啊,要打倒魔王就必須付出一點代價啊。當夥伴都死去的同時,只剩下『英雄』苟存了下來。所謂的英雄也不過是最後向後界宣佈魔王已死的傳令兵而已啊。」

「不是很明白啊。」天使發愣的看著難得對於正經話而侃侃而談的英雄,心裡對於他的論點並不是有多麼明白,「那,你現在幸福嗎?」天使只知道這個問題。

「很幸福,我現在很幸福。」因為有你。最後那這句話,英雄並沒有說出口,而是用笑容代替。

「那真是太好了呢~」天使隨著英雄也一起笑了。

那時候,英雄跟天使都過得很幸福。英雄沒有了寂寞,而天使也因為認識天上沒有的新奇東西而開心著。

日子的變調是發生在那時候,其實天使每隔一陣子就會跟由天上下凡的獨角獸聯絡以便向神明報告一下近況。有著漂亮翅膀的獨角獸,雖然英雄看得見,卻無法與牠對話。每每向天使尋問與獨角獸的對話時,天使只會說是秘密而笑笑的帶過。

就在這一天,天使剛送走獨角獸,就朝向英雄飛了過去。拉著還在為今晚晚定準備食材的英雄搖晃著。

「不是才剛剛送走那隻獨角獸嗎?怎麼心情會這麼好?」英雄這麼說是有原因的。每每只要獨角獸離開的時候,天使都會傷心的好一陣子。天使說過,獨角獸是他最好的拍擋與靈魂伴侶。

「嗯哼~英雄,你幸不幸福啊?」天使不理會英雄的調侃,問起英雄問題。

「這問題不是前陣子才問過嗎?」有天使陪伴的日子,讓他不幸福都難。

「如果你幸福的話就太好了,因為我就算完成使命啦。」天使為英雄的幸福感到高興,「這樣我就可以回天上了。」

「回天上?」

「是啊。我們天使每當讓一個人得到幸福的時候,就要回天上去,等待下一個向神明許願的人啊。」

「你的意思是……你要拋下我?」

「我想等獨角獸回去跟神明報告後,下次牠來我就可以回去了吧。」想著許久沒有回去的天堂,天使顯得有些懷念。「我告訴你喔,天上不僅有人間世界沒有的美景還有超……」

「別再說了!」英雄怒吼著,心裡出現很久沒有的煩悶感,「你就這麼的想回去嗎?」

從來沒見過這樣一面的英雄,天使顯得有些驚鄂,「這就是天使的工作啊。就跟英雄要打倒壞人的使命是一樣的啊。」

英雄抓住了天使的肩膀,對著天使吼著。「我是因為有你在才有幸福,如果你走了以後,我不就又變回過去寂寞的我了嗎?」

「可、可是,這是沒辦法的啊。所謂的使命,不就是絕對不能更改的命運嗎。」天使不明白離開英雄這件事為什麼會讓英雄顯得難受與憤怒。「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這麼的生氣。」

「呵呵,原來如此啊。」英雄像領悟到了什麼,「打從一開始,你對我本來就沒有什麼想法,因為我不過只是你使命中的一環而已啊。」

被抓得有些疼痛的天使,開始掙扎著,不過英雄卻使力將天使轉到背面,有些哽咽的說著,「但是我現在已經不能沒有你了啊。」輕撫著天使的翅膀,英雄露出淡淡的微笑,「什麼使命的,如果沒有的話。你就可以永遠的陪我了吧。」

『啊──』

天使原本可被稱為天籟的聲音轉變為刺耳的尖叫,英雄壓制住他的肩膀,從背後的翅膀一支支的拔下了天使所自豪的羽毛。

『不!鳴……』

羽毛像雪花一樣落在充滿春色的大地上,因為疼痛而顯得有些虛弱的天使,也開始沒辦法叫出聲而只能低聲啜泣著。

從那一刻開始,天使被關在屋裡不在出門,沒有羽毛的翅膀,只剩下骨架而顯得有些恐佈。正坐在躺椅上的天使眼睛失神的望著窗外,已經久未進食的天使並不會因此而死,但身體虛弱的不像存在在這世上一樣。

看著這樣的天使,英雄心疼卻不後悔,「你就這麼想回到天上嗎?」天使像是沒聽到一樣,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麼說起來,再過幾天就是獨角獸來的日子了呢。」也就是天使原本要回去天上的日子。不過現在少了翅膀的天使已經回不去了。「現在誰都帶不走你了。」

「不過為什麼現在的日子會感覺比以前一個人的日子還要寂寞呢?明明你就在我身邊的啊……」

「天使啊,現在的我不幸福喔。你可以給我幸福嗎?這不是你的使命嗎?」輕觸著被自己毀掉的翅膀,英雄輕笑著,「對啊,你已經沒有這個使命了。」

「如果讓你回去的話,你會原諒我嗎?」英雄多希望天使能夠憎恨自己,讓自己永遠在天使的心裡這種想法,卻也沒辦法達成。天使是單純的生物,只有喜、怒、哀、樂四種感覺。太過深刻的愛戀、執著、不甘亦或是憎恨,天使都不會明白的。

所以,沒有憎恨又是哪來的原諒呢?

之後日子跟平常一樣毫無變化的推進了幾天,這座島上的風景依舊漂亮完美。天使坐在椅子上依舊望著窗外。但天使知道,就是今天了。他從那一刻開始所等待的機會。獨角獸是今天會來吧,然後就可以將他帶離這個地方,一個讓他只有難受感覺的地方。

然而,天使坐在窗邊從早望到晚,獨角獸一直都沒有出現。天使不相信獨角獸不會到,一向準時的獨角獸會不來的原因應該只剩下對於他這個被人毀壞羽翼的天使選擇了放棄。

不知道除了獨角獸以外還會不會有其他的希望的天使,心情跟窗外因天黑而黯淡無色的風景一樣。然而天使一直沒發現的是,這天裡英雄一直沒出現在屋裡。也許從那時候開始天使的眼光就沒再注意過英雄了。

「天使。你看我幫你帶了什麼回來了。」到了深夜才出現的英雄,還沒開門大老遠就開始呼喚著天使。

沒點燈的屋裡,英雄興奮的拿著不小的東西往天使靠近,「吶,有了這個你就會原諒我了吧。我已經在反省囉,這個是賠給你的東西。」一個重物就這樣拋到了天使的手上,溼潤的觸感帶著濃濃的腥味,讓人有種不安的感覺。

「是翅膀喔。」英雄露出了許久沒見的笑容繼續說著,「我想通了。讓天使你回去天上也沒關係啊,只要我寂寞的時候再許願請神明讓你給我幸福,不就又可以見到你了嗎。」

天使從知道手上的東西是『翅膀』時就沒辦法注意聽英雄後面的話了,不自覺的眼淚流下了淚來,心中的不安逐漸的擴大再擴大。

「不……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久未開口的天使,嗓音低沉到有些哽咽的感覺。「怎麼可以…...」

推開了站在一旁的英雄,天使抱著翅膀起身跑向了屋外。很久沒站立過的雙腳有些無力,而讓步伐跌跌撞撞的。最後跌坐在門口外面的天使,淚流不止的呼喚著獨角獸的名字。

英雄默默的站在門口,看著慟哭的不能自已的天使,想伸手攙扶天使,「我以為你會很高興的……」

在英雄碰到天使的那一刻,天使驚嚇了跳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英雄,「你不要過來!」而又向天空大吼著,「獨角獸!獨角獸!」

英雄伸出去的手就這麼的擱在半空中,「我沒有要傷……」

英雄尚未說完的話就被從遠方而來的野獸嘶吼聲給捲入。野獸的速度很快,直直的朝著天使而來。到了天使身邊,用頭把天使頂向自己的背上後,就直接奔馳而去。

天使雖然震驚,但又忍不住流淚。在野獸的背上,感受到血的腥味和溼潤感,他知道這隻野獸就是他的搭擋──被英雄折斷翅膀的那隻獨角獸。

獨角獸就這麼背著天使狂奔著,但是沒有翅膀的一人一獸沒辦法飛向天空。只能在英雄所在的這座島上打轉著。

終究,天使與獨角獸過著藏藏匿匿的日子,天使不知道英雄是不是還有向神明許願請求其他天使下凡。而自己也不敢向神明許願,請神明再給自己一雙完整的翅膀。

他們不知道的是,往後英雄向神明不斷許著同一個無法實現的願望--

『請讓我與那位天使再見一次面吧。』


)END

「亞瑟~說故事給我聽嘛~」還小的阿爾抱著枕頭吵著難得留下來過夜的亞瑟要聽睡前故事。
亞瑟顯得有些無奈,嘆了口氣,「馬修都已經睡了,我們也乖乖睡了好不好?」
當小孩子的任性一旦開始是除了滿足他們的願望,要不然是停不下來的,「不要不要不要!我就是想聽那個英雄跟天使的故事嘛!我還不知道最後他們怎麼了呢!」
從以前就對阿爾沒輙的亞瑟最後還是答應了阿爾,「要聽的話,就乖乖的躺在床上吧。」

跟平常一樣故事還沒說完,阿爾已經進入了夢鄉了。亞瑟站起身子,幫他拉好被子。

亞瑟心想,就每次都要求要重頭說起,卻每次說到一半就會入眠的狀況來看,阿爾要完整的聽完這個故事應該是不可能了。等他大一點會識字後,在送給他這本書吧。

「這故事內容很不適合當床邊故事啊。」拿著一本『床邊故事集 作者:亞瑟.柯克蘭』的書,法蘭西斯站在房門口說著。

「哪會啊,我從小就是聽這個故事長大的呢!」所以長大後他才親筆寫下這本書的。

「這故事太黑暗了吧,而且你小時候哪有給你說故事的人啊。」想起眼前這小子的童年除了跟自己混在一起不就是一個人抱著腳睡覺嗎。

「要你管啊,這故事可是獨角獸告訴我的。」

「哈阿,原來是幻覺啊。」

「才不是幻覺呢!」看著法蘭西斯不相信獨角獸這件事,亞瑟氣得跳到他身上槌打他。

一旁睡的好眠的阿爾還碎唸著「不要為了我打架……」等夢話,在窗外一直看著亞瑟的獨角獸也輕輕的微笑了一下。

『只要你能過得快樂就好,我的天使。』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 »

09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坑底出不來】

悅府

Author:悅府

<充滿愛與LAG的園地>

【近況】


[GS3]大家都是我的翅膀(←喂)
[虎兔]兔虎,年下好啊!
[青之驅魔師]兄弟一起萌~
[NICO]GERO.鋼兵.染香

[忍者亂太郎]雙忍&病氣學年愛
[盜墓筆記]老癢是傲嬌美人啊~
[GITAMA]比起土沖,我更愛銀新~


【空虛的BANNER】

水調BANNER
歡迎自由連結!

【腳印】

【生存報告】
【愛】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3rd Story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アーシャのアトリエ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