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

二次元萌腐基地  


【Tiger&Bunny/兔虎】Love not at the first look

 
這篇是CWT28兔虎本【LOVE&LOVE】的試閱文
新刊資料麻煩請至置頂頁^ ^

內文下收



ブログパーツUL5
 

Love not at the first look.
(切莫一見鐘情)

「真是無聊啊!」虎徹躺在病床上雙腿交叉的翹著腳,嘴裡咬著一支吸管,含糊的說著抱怨的話語。

一想到此時此刻應該要在外頭接受大家讚揚的傑克事件大功臣的他,竟然必須躺在床上面對著白花花的天花板無所事事的,心情就好不起來。而且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連折紙炫風看似虛弱的身體也早就復原出院工作去了,就只有他一個人還得繼續躺在床上休養。

「明明就是難得的休假。」但也因為帶傷的緣故沒辦法回家看小楓。

「不曉得這時候Bunny正在做些什麼呢?」突然想到同為事件中心的搭擋,最近這陣子不斷的接受採訪與與宣傳。畢竟是大事件後的短暫和平,目前也只有一些善後工作需要做吧,這樣一想得到這樣假期的他倒是閃過了那些他一直以來很不擅長的事呢。

「雖然悠閒也不錯,但真不像是我的個性啊。」全身上下都叫囂著想要活動,但迫於這間的護士如同虎姑婆一樣兇人。

「大叔。」此時門外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喚。

才剛想著,本人就出現了。虎徹笑著叫巴納比進來,也許是因為殺父仇人已經解決,這些日子以來巴納比整個的戒心大減,還會不時的帶著水果來探望他。

正想著也許今天Bunny會帶著自己嚮往了好幾天的高級香蕉,卻看到巴納比黑著臉手上握住一份雜誌,站在自己面前。

「那個……發生什麼事了嗎,Bunny?」最近太過習慣溫和有禮的模式了,突然一下子回歸從前,讓虎徹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我以為這才是我要問的事情。」推了推眼鏡,巴納比把雜誌扔了過去。

虎徹小心翼翼拿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氣而被捏皺的雜誌,上頭抖大的標題寫著『人氣英雄-巴納比,不為人知的小秘密』。讓他想到前幾日那位阿妮斯小姐心不甘情不願的帶著某雜誌社的記者來做訪談。記得火燄紋章說那名記者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按照阿妮斯小姐的安排做訪問。但上層表示那名記者又是哪家雜誌社的富二代,只是因為喜歡Bunny才來特別要求這項工作,所以讓阿妮斯一定要好生接待他。

想到阿妮斯難得吃鱉表情,他就覺得好笑。

「喂!你在笑什麼?」明明就是認真在跟他說話,結果眼前這位大叔卻不知道走神到哪裡去了。

「沒事沒事,我看看啊……」翻開了雜誌內頁。滿滿十幾頁的巴納比寫集和訪談,一整個誠意十足。

「這次的雜誌銷量應該不錯吧。」雖然目的是為了傑克事件想做深入採訪的,不過看著專欄內滿滿的巴納比只穿著件牛仔褲露出修長無贅肉的上半身照片,讓虎徹覺得這一定是那位記者的嚴重私心啊。

巴納比回給虎徹一個大大的白眼後說著:「我指的不是那個。」

抬頭盯了巴納比一會兒,虎徹隨手又翻了雜誌幾頁,不解的問:「要不然是指什麼?」

巴納比一把抓住雜誌,攤開到之前做過記號的地方,放在虎徹的眼前。

「我看看……英雄巴納比喜歡的類型……」文案被用大大的粉紅愛心當底,上面還點綴的閃閃亮亮的。虎徹不禁翻回了封面確認一下這本真的不是少女雜誌嗎?「之前蔚藍玫瑰還在耿耿於懷自己的答案呢。反正粉絲們只是想知道英雄們的小秘密而已,這種問題就隨意回答好了。」

「我還以為大叔你是個連粉絲都會真誠對待的人呢。」以平常處事方法,他還以為大叔會直接說一定要誠實的回答之類的。

「我們可是英雄而不是偶像吧。」撇過頭,虎徹不好意思說出自己過去也沒有被問過這種問題的經歷。「沒想到你也會為了這種問題而煩惱。」以為是巴納比對於這種問題感到苦手,讓他覺得這些孩子還真是看重這種報導。

「我都幾歲了,怎麼可能煩惱這種事。」一把搶過雜誌,巴納比指著問題下方的回答,「我指的是下面這段回答。」

「怎樣怎樣?巴納比欣賞的類型是有母性的成熟女人……這答案有很奇怪嗎?」

「當然奇怪!我根本不記得我有回答這種答案,這該不會是你說出去的吧。」斜眼盯著,雖然沒有狠瞪時的殺氣,不過虎徹還是被那冷冷的眼神刺得渾身不對勁。

挺挺胸,給自己一點氣勢,「那、那又怎樣。我看那記者被你的回答弄的團團轉,就想說幫忙一下……」

「真是的,做好人也要看一下情況啊。這下害得我與阿妮斯小姐的計劃都失敗了。」知道虎徹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樣,只想為那個記者解套,巴納比的口氣就溫和下來。

「計劃?」他可從來沒聽說過。

「原先預計要將某間新創的少女服飾品牌做宣傳的。結果沒想到被你這樣一搞,現在反而是熟女服飾流行起來了。」

見他說的自信,虎徹就想要狠狠的吐嘈一番,「雖然我說過這種問題不用誠實回答沒有關係……不過你們的打算也太商業了吧。」原以為經過了傑克事件,巴納比對於分數、人氣之類的可以比較看的開,但果真是本性難移嗎?

巴納比搔了搔頭,有些不好意思解釋,「反正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認真回答,那麼能幫忙一些新設企業也是不錯的。」


「是這樣子啊。」看著眼前一臉真誠青年的巴納比,讓虎徹出現有種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的罪惡感。

「不過算了,本來做生意還是要靠自己比較穩定。」

「是啊是啊,靠英雄們宣傳的流行是不能持久的。」虎徹接著巴納比的話點頭稱是,完全想無視自己幫巴納比亂回答的問題。

雖然知道大叔是本性善良又堅強的好人,不過每當遇到這種厚臉皮模式,巴納比也只能搖頭嘆氣了。「對了,過兩天大家要幫你弄個派對慶祝你出院,你有沒有想要吃什麼?」

「派對?」虎徹沒想到大家還幫他搞了個派對來慶祝。

「是蔚藍玫瑰提議的。」

「嘿,那傢伙人還不錯嘛。不過你直接來跟我說不就沒有驚喜了嗎?」

「如果不事先跟你說的話,我覺得你一定會浪費我們的驚喜。」

「就像你之前一樣?」

「咳!那都是過去的事了。」說起之前大家給自己的生日驚喜,最後變得一塌糊塗,巴納比就覺得很不好意思,「虎徹先生還是快把東西準備準備,我們出去繞繞吧。」

「你是說……出院?」

「當然不是,別忘了你還要等最後的檢查報告出來。」

「結果還是要住在這裡啊。」已經看了一個月白花花的房間,連餐點也沒有外面小酒館的好吃。

「沒辦法,誰讓你帶著傷還要逞強。」

「說起來我也算是為了你……」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說利用這機會帶你出去晃晃解悶。」

「這算是『殺必思』嗎?」

「『殺必思』沒錯。」

「既然是給我的『殺必思』,那麼就快快行動吧。我的身體已經躺到嫌煩了。」虎徹從床上跳了起來,接過從巴納比手上遞來的衣服套上。

搖搖頭,巴納比無奈的笑了笑,「別這麼急,外頭是不會跑掉的。」

「外頭不會跑掉,但自由跑得可快的呢。」這是虎徹被迫關在醫院一個多月的心得。

Xxx

「還要啤酒跟美乃滋。」半倚在巴納比身上,虎徹伸出手指向一旁的啤酒堆。

「你傷才剛好,酒是絕對禁止的。還有美乃滋也禁止。」巴納比連看也沒看就直接拒絕。

「這跟美乃滋沒有關係吧。」


「我只是不想在那種東西上面花我的錢而已。」好好的派對,他不想看到所有東西都淋上美乃滋。

「小氣。」虎徹小聲了抱怨一下,不過隨即又想到什麼一樣,「不過如果你出錢的話……那我要吃牛小排、還有龍蝦……」馬上就開始獅子大開口。

「忘了跟你說,這次的費用是大家平分的……包括虎徹先生你。」

虎徹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抱怨著,「明明就是慶祝我出院的派對,但我也要出錢?」

兩個大男人推著手推車邊抬槓著走在超市裡已經很引人注目,更何況裡面其中一人還是經常在電視裡看到的人氣英雄。這讓原本就人潮擁擠的超市裡,更顯得沸沸揚揚的。

「喂,Bunny。」拉了拉帽筵,虎徹低聲的喊了巴納比一聲。

「怎麼了?」巴納比將從冷藏庫裡的拿了幾盒牛肉放了了手推車裡。

「你有把我的面具帶出來嗎?」

「面具?我沒帶來……你要那個做什麼?」

虎徹深深的嘆口氣,「你都沒注意到嗎?」撇了撇一旁不斷往自己身上看過來的人群。

  跟著虎徹看了看四周,對到視線時還稍微點頭一下。不就是粉絲們的視線而已,巴納比覺得虎徹也太大驚小怪了,「你是說大家的視線?但這不是很平常的事嗎。」

「那是因為是你才會這樣覺得。」

巴納比翻了翻白眼,平常帶上面具後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想出風頭的大叔,沒想到在『平凡人』的時候,還會因為旁人的眼光而感覺不自在,「面具沒有,用紙袋如何?」拿起剛剛在麵包區拿到的牛皮紙袋遞了過去。

「你當我犯人還是什麼!」虎徹生氣的一把抓起紙袋往地上丟去。

巴納比輕輕的笑了出了,「開玩笑的。」

見巴納比微笑的樣子,虎徹只能沉默不能回應。自從傑克事件後,他知道他已經開始慢慢的改變了,雖然不能肯定未來會是往好的方向前進,不過至少比之前那動不動就生氣的高傲態度好很多。

「請問……是巴納比先生嗎?」一個輕柔的女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抬槓。

回過頭,巴納比露出他招牌的笑容,「我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出聲的是一個嬌小可人的少女,她害羞低著頭支支吾吾的,手裡還拿著一小包用漂亮紙袋包著的物品。

「這個……因為太突然了,所以我身上只有這點東西。」她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巴納比。

巴納比猜想大概是粉絲要送給自己的東西吧,點點頭準備道謝。

「不,這是要給狂野猛虎的。」少女瞪大了眼睛向巴納比澄清。不過見他驚訝的表情後,少女又低下了頭,「我是猛虎的粉絲,從傑克事件後很久沒看到他上電視了……沒想到可以在超市看到身為搭擋的你,希望你可以幫我轉達對他的鼓勵。」

巴納比斜睨著一旁還在拉帽子的虎徹,轉頭面對著少女微笑,「我會轉交給他的。我先為猛虎先生跟妳說聲謝謝。」
「那就麻煩你了。」少女深深的向巴納比敬禮,就跑離開了。

揮手跟少女說再見,巴納比看向身旁已經開始得意起來的虎徹。

「唉呀,沒想到現在還有女孩這麼有眼光的。」搔搔頭,虎徹開心的說著。

「嗯。虎徹先生的好,是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發現的。那女孩明明就只有在遠方看著,卻也能夠明白。以這點來說還真是厲害。」點點頭,巴納比有感而發的說。

要不是聽過巴納比過去諷刺的語氣,虎徹還真覺得這些話是在諷刺自己。「給我看一下,那有眼光的女孩是給我了什麼東西呢?手工餅乾還是巧克力?」

巴納比將手裡的紙袋打了開,裡面並不是虎徹所想的充滿少女情懷的手工糕點,而是一罐用寶特瓶裝的不知名液體。
「這是水嗎?」虎徹伸手拿起寶特瓶搖晃了下,裡頭透明的液體也跟著晃動著。稍微愣了一下,怎麼會無故的送個水給他呢?就算臨時看到巴納比,在超市內也有不少可以拿來送的東西。

「等等,你不會是想要把他打開吧。」巴納比伸手擋住虎徹試圖要轉開瓶蓋的手。

「我想確認一下是什麼東西。」

「那怎麼行!如果是危險的東西怎麼辦?」類似液體炸彈還是生化武器的也不是沒有可能。

巴納比那緊張的表情,讓他覺得好笑,「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粉絲送的。也許她是看到電視裡的我辛苦的幫助大家,想送瓶水讓我止渴一下。」

可惜虎徹的說詞,沒有得到巴納比的認同,「什麼情況都有可能。你不能否認公司裡也收過一些奇奇怪怪的威嚇物品。」

嘆口氣,虎徹希望巴納比別什麼事情都往負面的方向想,「你來到這間超市購物不是官方行程吧。如果是液體炸彈之類的,是需要安定的環境。不可能隨身攜帶等著英雄出來逛街吧。」

「但是……」

「Bunny,放輕鬆一點。不是所有事都會走向壞的地步好嗎。」虎徹順手轉開了瓶蓋,寶特瓶內一陣香味傳出。
「小心!」

「喏,你看。只是一般的水果蒸餾水而已。」他用力的灌了一大口,一股清香隨著喉頭而下。「嗯,是好貨!」

「真是……」看到虎徹沒事,巴納比也表示安心。雖然他知道虎徹是想讓自己別疑神疑鬼的過日子,但是那是自己的本性,不是說改就能改的。

巴納比看著前面放著啤酒的架子,嘆口氣後就從上面拿下了一、兩打的啤酒。

虎徹笑著看著巴納比的動作。雖然唸歸唸,不過他還是很為自己著想嘛,「Bunny,我比較喜歡喝旁邊的那種牌子。」

瞪了莫名得意的虎徹一眼,巴納比冷冷的回應,「這是空天跟火燄紋章的酒,大叔你就喝你的蒸餾水吧。」

得到如此回答的虎徹無力的垂下肩來,「不是這樣的吧!」


)END
題目 : TIGER&BUNNY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坑底出不來】

悅府

Author:悅府

<充滿愛與LAG的園地>

【近況】


[GS3]大家都是我的翅膀(←喂)
[虎兔]兔虎,年下好啊!
[青之驅魔師]兄弟一起萌~
[NICO]GERO.鋼兵.染香

[忍者亂太郎]雙忍&病氣學年愛
[盜墓筆記]老癢是傲嬌美人啊~
[GITAMA]比起土沖,我更愛銀新~


【空虛的BANNER】

水調BANNER
歡迎自由連結!

【腳印】

【生存報告】
【愛】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3rd Story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アーシャのアトリエ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