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

二次元萌腐基地  


【黑子的籃球/主火黑.微青黑】Don't say thank you.


黑子的籃球新文!!
原先只是1000來字的PF小報短篇
不知不覺就拉到這麼長了

目前很喜歡火黑+青黑這種對峙感!
往後應該也會朝這方向努力前進
請大家多指教囉~~

注:捏它到漫畫140Q

ブログパーツUL5
 
Don't say thank you.


那熟悉的人就站在籃框下,而自己很自然的伸出雙手想接過傳他手上傳來的籃球。
這是默契,也是習慣。
然而這次對方並沒有將球傳到自己的手中。
對傳球從來沒失手過的黑子,會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只有一種,那就是他故意不將球傳給自已。火神握緊了那空盪盪的雙手,抬起頭來就劈頭一問:「你在做什麼!要練傳球的話怎麼不把球丟出來?」
被人這樣如斥責般的質疑,黑子則是一臉無辜的抬起同樣空盪盪的雙手。
球早就已經投出去了。但火神卻沒有接到……那麼球又是跑到哪去呢?難不成真的是失傳嗎?
「喂,你們兩個杵在那幹什麼呢?」
還在思考球的去向的同時,隨著聲音火神回頭一看,竟然是青峰那傢伙。這讓火神有些驚訝,因為這裡明明就是平常跟黑子私下練習的街頭籃球場,沒想到青峰也會知道這個地方。
雖然這裡是公用的場合,也不排斥跟青峰再來場對決,但想到今天的目標是跟黑子練習必殺技的應用,火神馬上就想讓礙事者離開,「你來這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跟阿哲練球啊。」青峰說得自然,仿佛火神才是真正的礙事者。
「胡說什麼!現在的時間,黑子當然是要跟我練習的。」現在可還在冬季盃賽中,黑子當然是要跟身為隊友的自己練習默契的。
面對如此排外的火神,青峰沒有任何反駁,只是將手上的籃球往籃框射出,挑釁的看著火神。
火神沒有理會青峰的瞪視,整個注意力全集中在那看似眼熟的籃球上。那球青峰的手中拋出了漂亮的拋物線,沒有意外的空心進籃後由站在籃下的黑子給接住。
「投得不錯。」黑子給了這個投籃一個評價。
可惜青峰卻不怎麼滿意的樣子,「什麼不錯,這可是完美的投籃。」
站在一旁的火神眼睜睜的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嘻鬧,忍不住就出了聲,「喂喂喂!這是什麼情況。」火神看黑子手上的籃球,才驚覺原來從一開始球就不是要傳給自己,而是青峰嗎?
突然明白自己意識到什麼,火神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但隨後又像是否定什麼一樣的搖了搖頭。
就在火神腦袋裡掙扎的同時,青峰早就走到黑子的身邊。
「火神君,真的非常的謝謝你。」黑子朝青峰又靠近了一點,慎重的向火神道謝。
「有什麼好道謝的。」不管是裝傻不明白黑子所要道謝的事,或是不想讓這聲道謝讓自己感覺像是外人一樣。總之,黑子那句謝謝,讓火神從心中冒出了不悅感。
沒有接受到對方想停止話題的意願,黑子再一次的開口:「謝謝你幫我找回原來的青峰。」語畢,還附上了大大的笑容。
那難得的笑容之燦爛,只讓火神心裡的怒氣值涮涮地喊漲。「我只是想打敗他而已。」
黑子並沒有回話,只是笑著看他。而火神則是被他盯得混身不自在,直想轉身就走,但他的雙腿卻沒辦法踏出那步,因為他潛意識告訴他只要他一轉身就回不來了。
「走囉,阿哲。」青峰出聲打斷兩人的對視。
青峰一喊,黑子點點後,就乖乖的跟在青峰準備離開。
「等等!」火神向前一把抓住了黑子的手,「你要去哪?」不是還要練球嗎?怎麼說離開就離開。
黑子雖然沒有甩開火神,卻用理所當然的表情回答:「青峰都回來了,當然要跟他一起打球啊。」
而這答案當然沒辦法讓火神滿意,他圈住黑子的那隻手又更握緊了些。「你在說什麼啊!冬季盃還沒結束呢!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他們不是一起約定要成為日本第一的嗎。
黑子毫不猶豫的回答,「青峰會實現的。」
火神激動只用單手變將黑子舉起在自己的面前,「你說什麼!」
被人抓住衣領的黑子,非但沒有掙扎,反而還笑臉迎人的看著火神,「青峰會成為日本第一的,而這些都是多虧你的幫忙。真的很謝謝你。」
「阿哲,走囉。」還等不及火神生氣發飆,在一旁的青峰就喊了黑子一聲。
火神的怒氣未消,就等著看黑子怎麼從自己手中離開。但黑子只是淡淡的回應一句『來了』後,不曉得用了什麼方法就已經站在青峰的旁邊了。
火神握緊那再一次空盪盪的雙手,仰天大喊了一句,「給我記住啊!」

Xxx

手上翻著拿來打發時間的書,突然那當作背景音樂的打呼聲,變成了一句大喊。這讓黑子整個人嚇得震了一下。
火神揉揉因為剛清醒而還有些模糊的雙眼,看到剛剛說要離去的人還在自己的眼前,腦子還有些混亂。「你、你怎麼還在?」
黑子抬起頭來看瞄了一眼還沒睡醒的火神,「你總算醒了。」雖然難得一次不是被人說怎麼人不見了,但是他總覺得心情好不起來,「我原本打算直接打電話請監督來了。」
聽到黑子如此說,火神低下頭看著那寫沒兩頁的練習題,才想起今天是監督找了黑子來幫忙看作業的。
「千萬別讓那女人過來!」火神每次只要想起過去的斯巴達特訓就會有股寒意從腳底冒上來。
說是這麼說,但火神的心放在作業上不到幾分鐘就馬上分了神。眼睛直瞄著坐在對面看書看得比自己做作業還認真的黑子。
「認真。」黑子頭也不抬也知道火神的注意力根本不久。
見黑子整個視線集中在書上,火神心裡頭有種被忽視的不爽感。「喂,看不懂啊。」
嘆口氣,黑子放下手上的書,向火神靠了靠。「哪一題有問題呢?」
雖然是為了黑子專心對著自己,但整本習題裡自己也是半懂不懂的,火神隨手指了一題問答題讓黑子看。但那問題卻簡單到讓黑子皺起眉頭,「你是認真的?」
挑眉,那帶著無限同情的眼神讓火神有點不爽。「囉嗦,我說看不懂就是看不懂。」
真想就這樣放著他不管。黑子看著連這麼基本題目都不懂的火神,嫌麻煩的心情毫不掩飾的展露出來。
「等明天監督驗收時,發現我沒有把習題寫完,不曉得她會怎麼處罰我們呢。」有用的威脅就是要有可實現性再加上點力,「唉,反正就是兩倍……或是三倍的體力鍛練嘛。」
從火神的裡,想像著自己做著三倍的體力鍛練的情況,黑子害怕得抖了抖肩膀,認命推推火神佔據了大半桌子的身體:「我教你吧,你過去點。」
堅持不讓位的火神,扶著黑子的肩膀將他拉靠近自己。
黑子靠在火神的身上,低下頭來寫著習題。嘴裡還唸著那些習題的解法。清晰卻又沒有什麼活力的聲音徘徊在在火神耳邊,但他眼睛卻沒有集中在習題上而是分心盯著黑子的頭頂看。
那淡藍色的頭髮軟軟蓬蓬的很想引誘人放在上面撓個幾下,只要一低頭鼻腔馬上充斥著黑子身上的肥皂的清爽味道。這讓火神想起了剛剛夢境裡那笑得開懷的黑子就少了股這令人放鬆的氣味。
「喂,我說黑子……」火神將下巴靠在黑子的頭上,看著那隻明顯纖細的手握著筆寫著入不了眼的文字。「你可別跟我道謝喔。」
聽到的那一剎那,黑子還反應不過來。想想自己好意的來陪他做作業,沒想到竟然還要向他道謝。黑子還不曉得他有如此的厚臉皮,「你說錯了吧?」
「沒說錯。」火神用下巴蹭了蹭黑子的頭髮。
「那麼是……」讀書讀到腦子燒壞了?
話還沒說完,火神馬上給打斷了黑子那些胡亂猜測,「沒有說錯也沒有燒壞腦子。」
鈴--鈴--還想跟火神爭論的黑子,此時被手機的簡訊鈴聲給打斷。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查看著簡訊內容。
「啊,是青峰君。」
火神聽到黑子提起青峰這名字,瞬間就聯想到剛剛的夢境,馬上就脫口問:「那傢伙找你做什麼?」
「嗯,嗯……」黑子沒有理會火神那帶著些許怒氣的問話,而是仔細盯著簡訊讀著。
見狀,火神就想從黑子手中搶走手機。當他的身體往比自己纖細身上撲去,黑子自然的就旁邊倒下。
「別壓我。」黑子一手用力想火神給推開,另一手將手機螢幕貼到火神的眼前,「問我今天要不要練球而已。」
沒有起身,也沒有接過黑子遞來的手機,火神只是大聲的喊了一句:「拒絕他!」
「好重……你快起來……」被壓得無法動彈的黑子,放開手機用雙手頂著火神的胸口使力一推。但這力氣在他面前就如同縛雞之力一樣。隨後火神將臉埋在黑子的頸邊。
「你要跟青峰走嗎?」不像平常有朝氣的聲音,悶悶的在黑子耳邊迴盪。
「說好要一起練球的。」這都是為了他們的冬季盃大賽。
「那我陪你!」
這一聽就知道是隨口說出來的話,不禁讓黑子皺起眉頭,「你應該還有其他的特訓要做吧。」監督給他們倆個人的練習菜單可是完全不同的東西。而且他也不覺得火神有這種耐性陪他練習。
火神自己也不覺得有耐心陪黑子做完投籃練習,但怎麼樣都不想在此刻讓黑子與青峰碰面,「那麼今天休息吧。」
這建議提得爛到黑子翻翻白眼,「這種話你還真說得出口。」明天被監督要求加倍練習量的可是他呢。
「那麼,今晚吃海鮮燴飯。」面對回絕,火神馬上搬出私家料理來釣人上勾。
「……」這誘鉺的確正中黑子的喜好,讓他開始猶豫了起來。
「加上火神特製濃湯。」見有人開始動搖,火神又一個加碼。
「奶昔,還要香草奶昔。」黑子討價還價的再要求他的最愛。
「我可不會做什麼甜點……」搔搔頭,這要求對他而言實在是有些困難,但是看到黑子眼裡的堅持,火神立刻就折服了,「我出去買回來吧。」
說完,火神起身準備出門準備讓人願意心甘情願留下的『祭品』,踏出房門前還不忘對著正拿著手機擺弄的黑子強調:「我馬上就回來,你不准離開喔!」

Xxx

在城市的另一角的街頭籃球場上,青峰又一次的將球給投進籃球框裡。瞄了旁邊說要幫他計數卻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
「五月,妳有沒有在算啊!」
穿著小短褲展露出好身材,但此時桃井整個人卻十分陰沉的坐在地板上。「哲君說他不來了。」
「妳還真的傳簡訊問他啊!」青峰走向五月,一把拿走她手上的手機看著。
上面簡單的寫著幾個字,我今天就不過去了。這真像是阿哲風格的簡訊,青峰可以想像黑子打這封簡訊的面癱表情。「所以我剛剛就跟妳說了,哲昨天就說過今天不練球的。」
「那是、那是因為人家難得有空跟來……」桃井氣嘟著嘴說,想到難得自己可以近距離看著哲君打球。結果沒想到剛好碰上他的休息日。「真是的,一定是因為用阿大的手機傳簡訊哲君才拒絕的啦。」
「那當初就別用我的手機。」青峰覺得自己被嫌得無辜。
「有什麼關係嘛,誰讓我今天就剛好忘了帶手機。」
青峰翻了翻手機裡的簡訊匣,那充滿噁心符號的簡訊就躺在寄出備份裡。「妳竟然拿我的手機傳這種簡訊!」如果之後哲存著這封簡訊,跑來笑他的話……他可沒臉見人了。
「哲君不會在意這種小事的啦。」桃井撇了撇嘴,她才不相信哲君是這麼小心眼的人呢。「不過竟然就這麼拒絕人家,到底有什麼事比我和籃球還要重要的?」
對於桃井那充滿遺憾的抱怨,青峰心有戚戚焉的點頭。
沒想到那傢伙竟然重要到要跟他請假,果然是自己之前太低估對手嗎。青峰看著腳下的籃球,想著未來是否要改變對待黑子的態度了。

)END


漫畫裡其實黑子是有向火神道謝的
雖然最後敷衍過去了
雖然有禮貌是個好事
但黑子為了青峰這件事而向火神道謝
我倒覺得有種把火神當外人的感覺
因此有了這篇文(笑)

不過當然還是要趁著寫文讓火神多碰碰小黑子(←雖然這才是主要目的www)











題目 : 黑子的籃球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坑底出不來】

悅府

Author:悅府

<充滿愛與LAG的園地>

【近況】


[GS3]大家都是我的翅膀(←喂)
[虎兔]兔虎,年下好啊!
[青之驅魔師]兄弟一起萌~
[NICO]GERO.鋼兵.染香

[忍者亂太郎]雙忍&病氣學年愛
[盜墓筆記]老癢是傲嬌美人啊~
[GITAMA]比起土沖,我更愛銀新~


【空虛的BANNER】

水調BANNER
歡迎自由連結!

【腳印】

【生存報告】
【愛】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3rd Story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アーシャのアトリエ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