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

二次元萌腐基地  


[APH]過錯而錯過

再不發文我想我會被各路人馬所追殺啊!
因為我最近被小說給雷到了,所以我要雷大家~
愛好BE的朋友就抱歉啦~

前篇:錯過的過錯

內容:應該算有點小虐的X
 
【人名注目】
瑞/典:貝爾瓦德
芬/蘭:提諾
俄/羅/斯:伊萬
西/蘭:彼得


平淡而幸福,這是那時候與提諾相遇後每一天所過著的日子。而且原本以為可以就這樣的渡過一生。而所謂的一生對他們國家來說就是永恆。不過原本認為的永恆,其實盡頭來得快到令人手足無措。

『貝爾瓦德先生,就讓我離開了吧。就當做我的心已經痛到沒辦法忍受了。沒辦法了……我沒辦法再跟你一起走下去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提諾只要待在他的身邊就好,即使自已身上再如何傷痕累累都沒關係。卻忘了提諾也會心痛,為了自己的傷,提諾所受的內心的煎熬比自己還苦。那時的他鬆手了。心想著原來提諾對自己的愛是有上限的,到底了便溢了出來。

『你是白癡啊!你以為提諾為了什麼要求離開你的!』

之後陷入自暴自棄的他,還要隔壁的朋友來提點。沒錯,那時候他才知道提諾對他的苦心的好意。提諾不忍讓他再次受傷,卻知道他不願意放開自己的手,所以就把離開的藉口攬在自己的身上。

看著現在再一次在自己身旁熟睡的提諾,厚實的雙手忍不住的撫上那柔和的臉旁,內心瞬間滿溢著溫暖。也許,這百年來他所等待的也只不過是這個時候吧。

「不、不要!」

像是活在恐佈的地方一樣,提諾在床上掙扎著。從回來開始,提諾就不斷的做著惡夢。想深深擁抱住提諾給他安撫,每次卻只得到更大的掙扎。

「貝爾瓦德先生……」在這時候不許別人碰觸的提諾,只能靠著自己平復心情。

「都已經過去了,提諾。」雙手停在提諾面前十公分處的位置,雖然不能擁抱住他給他安慰,但貝爾瓦德相信至少聲音是可以傳到提諾心裡的。

「請你抱我。」提諾伸出了雙手環住了貝爾瓦德,顫抖的身子是他逞強的證明。

「提諾……我不希望你是……」

「貝爾瓦德先生!就算我求你好嗎……」提諾在貝爾瓦德耳邊低泣著,「我、真的好怕。」

突然的,貝爾瓦德捧起了提諾的臉吻了上去。指尖在對方的臉上游移著,試圖拭去提諾的淚水,「我最不想要的就是讓你哭泣。」

不過聽到這句話的提諾卻只是哭的更起勁而已,「再一下下就好了。我就會在露出平常的笑容的。」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的。」如果說為了讓他放心而讓提諾都把自己的淚水忍住往肚裡吞那他寧願心疼的看著提諾流淚卻可以親自安慰著對方。

兩人親吻著愈來愈熱烈,兩人的身子也不斷的愈來愈靠近,交纏著。貝爾瓦德在提諾臉上遊移的手的也延著頸部朝後背進攻著。正當手到了腰間要準備往下時,提諾卻整個跳了起來。

「不、不要!」用力的推開貝爾瓦德,提諾整個人縮了起來顫抖著。

「提諾?」火熱的慾望馬上被擔心的心情給澆熄。

看著正準備靠近自己的手,提諾用力的拍了開它。「不要碰我!」大大的聲響在寂靜的夜裡反而清晰。因聲音而回神的提諾,不敢相信自己對了貝爾瓦德先生做了什麼。「對、對不起,貝爾瓦德先生……」

「沒事的,是我太急躁了。」貝爾瓦德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提諾的舉動。「今晚就先睡吧。還是你比較希望自己獨處一下?」

「陪我……」

貝爾瓦德近身在還在發抖中提諾的額頭上輕輕的印上一吻,便讓提諾躺了下來,拉起一旁的被子將兩人蓋的緊緊的。淡淡的口吻說著,「睡吧,明早起床就會好多了。」

看著就這樣躺在自己身邊的貝爾瓦德,提諾也只是抓著對方睡衣的一角,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心裡不斷默念著,『明天起床就會好了。』

Xxx

然而事實上,情況並沒有因此而好轉起來。應該說提諾的精神狀況從伊萬那邊回來就非常不好。也許是分開百年的關係,在很多情況下兩人的默契和習慣早已改變。平時無異狀的提諾,遇到這種狀況總是會黑著臉的跑進房裡摔東西發洩。

一直想跟提諾好好談談的貝爾瓦德,每次看到砸完東西後的提諾一臉的茫然和無辜,他的心就充滿著自責的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日子日復一日的結果就是而原本兩人一起睡的臥室,目前只剩張床和桌子等重物還存在著。其他的一些物品,早就被提諾給砸壞而扔了出去。

「提諾,可以去餐廳幫我拿個酒杯嗎?」今晚的晚餐如果喝點小酒應該也可以讓提諾放鬆心情吧。

在一旁幫忙的提諾聽到後還擺出了『遵命』的敬禮姿勢,而後笑得可愛的跑向廚房。

貝爾瓦德看著在自己身邊微笑著的提諾,心想著雖然想著也許再次放手對彼此都好,不過他上次就對提諾許下誓言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再也不會放開他了。一想到那時哭著抱住他的提諾,他的內心又開始煎熬著。

呯──從餐廳裡傳來了不祥的聲響,貝爾瓦德嚇得直奔過去看發生了什麼。

滿地的玻璃碎片、櫃子高處剩幾個沒被掃下來的酒杯、氣喘呼呼手裡握著椅子邊緣的提諾,貝爾瓦德馬上反應出來發生了什麼事。

「杯、杯子……我找不不到。它不在原來的地方了。」茫然的看著貝爾瓦德,提諾嘴裡碎唸著。

提諾記憶中的杯子是放在與他視線同高的地方。不過沒想到現在杯子卻是放在他伸手也搆不到的地方。原本只是想藉著椅子墊高上去拿,心裡卻想到這百年間,貝爾瓦德先生在這裡已經沒有留著他的位置。抓著椅背的雙手,就抬著椅子把上排的杯子全掃了下來。

「提諾。」

像是沒有聽到貝爾瓦德的叫喚,提諾開始自言自語著,「貝爾瓦德先生,不需要我了。他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過日子的……那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提諾。」貝爾瓦德又一聲叫喚。

提諾抬起頭來看著貝爾瓦德,悠悠的說著,「貝爾瓦德先生,其實你跟本不想要我回來吧!像我這種一點用都沒有的人。」

「提諾。」

「不過只是因為你的自尊心在作祟吧!當初被奪走的所以要搶回來。我的存在不過只是來凸顯你的強大而已吧!」

「冷靜下來,提諾。」

「為了讓你覺得我有用處,我努力的忍耐……即使在怎麼不想去伊萬那邊。不過只要我答應過去後,你就不會再被伊萬攻打了不是嗎?這樣是不是對你有些許的作用了。」

「提諾,你一直是這麼想的嗎?」

「到頭來我也不過是自作多情罷了。」

「提諾,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貝爾瓦德向已經開始歇斯底里的提諾靠近。不過卻被提諾扔了桌上的東西給阻止。

「你不要碰我!」東西砸在地上而碎裂的聲音與提諾的大吼聲合而為一。

目光瞄向地上杯子碎片上的是淡紅色的玻璃碎片,貝爾瓦德彎身拾取那張散落在中間的那張照片。

「我以為,至少這個你不會摔的。」拍去相片上的相框碎片,貝爾瓦德輕聲的說著。

「貝爾瓦德先生……」愣愣的看著貝爾瓦德,提諾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剛才又做了什麼。「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看到開始恢復正常的提諾,貝爾瓦德將他拉到自己懷中,在對方的耳旁輕聲的說了一句他下定決心的話,「我們分開吧,提諾。」

懷中的人有些不敢相信貝爾瓦德所說的話,睜著大大的眼睛想再次確認對方的話。

「這樣對我們倆個之間都好。所以,我們分開吧。」

「我會努力改進的,我不會再跟你添麻煩的……貝爾瓦德先生,請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提諾聽到貝爾瓦德要自己離開,心裡酸楚到只能求情留下。

「聽我說,提諾。我們只是分開住而已,並不是要你完全離開我。」

「可、可是……」

「再這麼下去,你會崩潰的。你現在所需要的並不是我的保護了,你不需依附在我身邊,你是可以靠自己生存下去的。雖然在一個人的路上會走得很艱辛,不過當你從我身邊學習獨立了以後,你將會有更廣大的視野的。」在那之後提諾將會有更多的選擇,而不是只能死守在自己身邊。「而我現在能幫你做的,只不過是放手讓你離開,在一旁默默的守護著你而已。」到了那時候,提諾如果最後不是選擇自己,那就是他的命了。

「貝爾瓦德先生……我就不能在待你的身邊嗎?」

貝爾瓦德搖了搖頭,緊緊的抱著提諾,「如果覺得寂寞的話就把花蛋也一起帶過去吧。等你未來穩定以後,再決定是否願意待在這麼沒用的我身邊吧。」

「我、我不會選擇其他人的。」

露出了難得的微笑,貝爾瓦德向提諾說出了他未來的構圖,「如果到了那時候你還願意選擇我的話,你可以隨時回來這裡。我會在外頭的庭院種滿你最喜歡的花,而你用的東西也會放在原本的位置上。然後我們可以相擁著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啜著酒讓身子暖活。還可以幫花蛋找個玩伴,你不是從以前就很想要小孩子嗎。那我們再領養一個孩子,全家人快快樂樂的生活著。當你對我有所不滿還是生悶氣的時候,你還可以跑回你的家裡躲著,那時候我在低頭去向你認不是。」

「貝爾瓦德先生……那天很快就會到來的,對不對?」

「嗯。」他也深切的希望。

Xxx

多年後。

一個穿著水手服的男孩在廚房內向正要準備晚餐的貝爾瓦德身邊打轉著。門外突然傳來了電鈴聲,正顧著鍋內的肉排的貝爾瓦德便打發男孩去開門。

「彼得,別在我旁邊晃來晃去的,快去開門。」

嘟著嘴顯得不太服氣的彼得,扯扯頭上的帽子,便朝著門口奔去。「到底是誰啦!」

門外站著的是彼得不熟悉的人影,藏在紅色的毛帽裡的是溫和的臉孔。「你是誰?」

「……貝爾瓦德先生,不在嗎?」

彼得用著一臉打量的眼神上下瞄著來者,他在爸爸家住得這麼久所有鄰居都有看過,就這個人從來都沒看過呢。倏地,彼得直接衝進去房裡大喊著,「不好了,爸爸!有壞人來了!」

「什麼壞人……先去幫我把杯子拿出來擺好吧。」

彼得悶悶的回了聲,轉身走進餐廳。聽見餐廳裡有些許聲響,看見原本應該要在門口等候的不明人士就大叫著,「你怎麼自己跑進來了!」

端著剛煮好的菜,貝爾瓦德準備看從剛剛就在大吵大鬧的男孩在搞些什麼,就看到彼得指著一個站在櫥櫃前發呆的人。

「我沒找到杯子。它好像不在原來的地方了。」那個人對著貝爾瓦德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對不起……因為配合彼得的身高,所以我改放到下面了。」貝爾瓦德不可思議的盯著那個人看著。想起曾經答應對方不改家裡的配置,貝爾瓦德輕聲的道歉。

「我以為貝爾瓦德先生的第一句話會說『你回來了』。」

向前深擁住眼前那個已經淚流滿面的人兒,貝爾瓦德在對方的耳朵輕聲卻又深刻的說著,

「歡迎回來,提諾。」


)END


爆字數了!我原本想說上篇1K下篇1K的...
沒想到下篇打了快3.7K了...
所以才會打這麼久的喔(這是藉口)
而且我原本只打算打到兩人分開就要結束了。
不過果然夫妻還是要閃光點才算夫妻嘛~
所以就補完了,最後還是HE啊(遠目)
如果大家覺得中間有點小小的被虐到的感覺那我就很高興了~

翻了翻典芬的歷史,
在典被露打敗後,之後除了跟挪/威打過一次就保持中立的態度了
所以那個去內文去提點瑞桑的『朋友』我私心是挪/威啦
(不過應該本家還沒放名字出來就沒打出來了)

本家漫畫中西/蘭跟爸爸瑞桑之間的親子感情我也很喜歡的
明明西/蘭是英/國的弟弟的說...結果反而很喜歡買走自己的瑞桑
亞瑟你真是沒有弟弟緣啊XD



C-マンション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不錯不錯~~
但是提諾還真柔弱 = v =
讓人想虐呀!! = =+
阿娥的寫功 令人佩服呀!!!!
估的!!
看到讓我很(黑)呀呀~~
在提諾 起肖的 應該給他一巴掌~ 醒得快!!
啊哈哈哈哈((虐!))
Re: PeiKING 
> 不錯不錯~~
> 但是提諾還真柔弱 = v =
> 讓人想虐呀!! = =+
> 阿娥的寫功 令人佩服呀!!!!
> 估的!!
> 看到讓我很(黑)呀呀~~
> 在提諾 起肖的 應該給他一巴掌~ 醒得快!!
> 啊哈哈哈哈((虐!))


一巴掌下去就不是虐而是SM啦
而且人家提諾可是離開瑞桑幾百年了啊
在我心中其實提諾的堅強度是大於瑞桑的喔XD
No title 
大大你好...我只是路過的XD
一口氣看完了兩篇大大的典芬,很喜歡你的文筆
前面好甜好甜但後面卻又整個虐到我XDD
不過看了很開心很感動,典芬果然是大好阿Q口Q

希望還有機會看到大大更多的典芬文>/////<
小題外,我因為這對小夫妻才對北歐歷史比較熟的(被巴)

« »

04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坑底出不來】

悅府

Author:悅府

<充滿愛與LAG的園地>

【近況】


[GS3]大家都是我的翅膀(←喂)
[虎兔]兔虎,年下好啊!
[青之驅魔師]兄弟一起萌~
[NICO]GERO.鋼兵.染香

[忍者亂太郎]雙忍&病氣學年愛
[盜墓筆記]老癢是傲嬌美人啊~
[GITAMA]比起土沖,我更愛銀新~


【空虛的BANNER】

水調BANNER
歡迎自由連結!

【腳印】

【生存報告】
【愛】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3rd Story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アーシャのアトリエ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Archive RSS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