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調。

二次元萌腐基地  


[試閱]Who killed Arthur Kirkland? 18

bn.gif

預訂頁已經出來囉! 點擊直連預定頁

第六天一篇發到完
價錢大概明後天就可以確定了~
以目前爆頁數來看 應該會100P以上了吧...


留言等會回XD~

C-マンション

 


「安東對上行刑者,你覺得誰會贏?」基爾伯特翹著腳一付我是大爺的樣子,坐在法蘭西斯房間裡。

「基本上我當然是支持自家好友的啊。不過現實上就難說了啊。」法蘭西斯在基爾伯特的對面坐了下來。「而且話說回來,你怎麼會在我房間裡?」

「因為本大爺我無聊啊!」基爾伯特說得理直氣壯,「路德維希在跟阿爾弗雷德討論對策中,而羅德里希又跑去照顧巴修那傢伙了。整間房間剩我一個人在,快要無聊死了。」

看著基爾伯特那認真的表情,知道他沒有在說謊。不過法蘭西斯想想,也只有基爾伯特這傢伙可以在連續兇殺案的當下大喊著無聊了。「無聊怎麼不當個兇手,面對面跟行刑者搏鬥?」

「我想看到結局嘛,如果現在死了不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你啊……」

「不過這次說不定行刑者的遊戲也會結束了啊。」基爾伯特冷不防的說了這句話。而法蘭西斯則是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安東很強的喔。」基爾伯特補充道。

「你的意思是指安東會贏囉?」法蘭西斯沒想到基爾伯特這麼的看好安東尼奧。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啊。」

「意外這詞的含義可是跟發生的機率一點關係也沒有喔。」法蘭西斯用話吐嘈了基爾伯特一番。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啊。」

法蘭西斯笑了笑,「不這麼說的話,之後你輸了我怕你會賴掉啊。」

「……我們有在打賭嗎?」基爾伯特疑惑的問。

「不賭嗎?這麼沒自信嗎?」法蘭西斯用話引誘他。

看到法蘭西斯那欠扁的笑容,基爾伯特早就知道他在用激將法了。「你以為我有笨到會中你的激將法嗎?」

法蘭西斯挑眉看著基爾伯特。而基爾伯特只是大笑了幾聲說:「我們就來賭一把吧。我賭安東他會贏的!他會將整個事件完美了結的!你呢?」

「不就只能選另一邊了嗎?那我猜事件會在繼續下去的。」

「那麼要賭些什麼呢?既然要賭我們就賭大一點吧。」

法蘭西斯托著下巴思考著,「就賭下回合的兇手人選……你覺得這主意如何?」

基爾伯特很滿意這主意,「有種,那我們就賭這個吧!」


Xxx


「你是問我有什麼感想?」羅德里希抓了抓頭髮,整個人還半躺在床上。看著這位為了這點小事跑來煩他的法蘭西斯。羅德里希心裡有數不清的髒話。「你是吃飽太閒沒事情做嗎?如果是的話就快去把兇手抓出來吧,別吵我睡覺了。」

法蘭西斯得寸近尺的爬上了羅德里希的床上,「我說你啊,大白天的就這樣睡覺。會不會太浪費光陰啊。」

「你知道我昨晚為了照顧巴修多晚才睡嗎?」沒有形象的打個呵欠,羅德里希滿臉的疲憊。「而且你說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啊。」

「什麼?你怎麼會知道我跟基爾伯特打賭的事?」

「你這個笨蛋先生,基爾伯特早就來跟我說的啊。」

法蘭西斯有點失望,不過又隨即露出了笑臉說,「那你們覺得呢?誰會贏?」

「你不也是賭基爾伯特會贏嗎?」羅德里希稍微直起了身子,「要不然你就不會用這種只能騙得了基爾伯特的賭局了。」

法蘭西斯挑起眉,一臉興味的看著他,「喔?」

「首先這場賭局的賭注是下一回的兇手人選。不過如果是安東了結了行刑者的話,不就不需要下一回的兇手了嗎?所以這賭局你是穩賺不賠的。」

「不愧是你啊。竟然一下子就發現這賭局的秘密了。」

羅德里希白了法蘭西斯一眼,「這種破秘密也只有基爾伯特那傢伙看不出來吧。況且你在安東被選為有兇手人選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你是很相信安東那傢伙的實力吧。」

「難道你不相信嗎?」法蘭西斯認為最相信安東力量的傢伙非眼前的羅德里希莫屬了。

「……」羅德里希露出了被人說中的窘樣,直忙著躺回棉被裡裝不理他。

「啊啦啊啦,我今天來不是為了要糗你啦。別這樣就不理人了。」法蘭西斯拉近了兩人間的距離,硬是在羅德里希耳旁吹氣,「我只是想要幸運女神的一點祝福而已啊。」

咚!法蘭西斯隨著一聲巨響倒在羅德里希懷中,羅德里希抬頭看到伊莉莎白正拿著平底鍋站在床邊。

「你這傢伙竟然跑來搔擾羅德先生,好萌……不對,是該打!」伊莉莎白憤憤的說著。

「伊莉莎白?」她怎麼會來他的房間。

聽到了羅德里希的問話,伊莉莎白馬上將平底鍋藏到了背後去,神情變成驚恐的表情說,「羅德先生,不好了!小菲利他們……」


Xxx


羅德里希跟著伊莉莎白來到了安東尼奧這裡,房間內四處血跡斑斑,物品也都東倒西歪的。看起來是有發生過大激戰的樣子。

往房間的內室走,菲利奇亞諾兩眼發直的呆座在床邊,全身上下也全是鮮血。羅德里希衝向前去,抱住了他……還好,還有生命跡象。

「羅德先生。」伊莉莎白拿了醫藥箱跑了過來。

「伊莉莎白,快先給他治療一下。」羅德里希將菲利奇亞諾輕扶到了床上躺下。

伊莉莎白拿起乾淨的白布先擦拭菲利奇亞諾臉上的血漬,並且用棉布沾了沾食鹽水清洗傷口。傷口很多且不淺,不過菲莉奇亞諾卻一點哀嚎聲也沒有,伊莉莎白清理完他的嘴巴處後才發現菲利奇亞諾的舌頭被割掉了。

「小菲利……」
羅德里希向房間繞著,自言自語說著:「如果說菲利奇亞諾被襲擊了的話……安東他們不曉得有沒有事…..」

「現在情況是怎麼了?」法蘭西斯通知完全部人後,就來到羅德里希這裡。看見羅德里希在現場走來走去直接問了問。「這裡是大混戰結束嗎?」法蘭西斯看到現場的唯一感想。

羅德里希搖搖頭,「菲利奇亞諾身受重傷,伊莉莎白正在急救中。而現在沒有看到安東跟羅馬諾他們……」

法蘭西斯突然表情沉重了起來,「說起這個……亞瑟死了,是王耀發現的。聽說場面也慘不忍睹啊。而現在小灣也在到處通知大家。」

「亞瑟死了?但是……」羅德里希覺得這次的疑點比前幾次的疑點還要多。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菲利奇亞諾沒死,但安東跟羅馬諾可是屬於未知的狀態啊。如果他們死了的話,那劇情就跟之前的一樣了……」

「別亂說話!你不是也相信安東不會被打敗的嗎?」羅德里希怒斥著。

法蘭西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安東不會死啊。」

「我先來跟伊莉莎白說一聲吧,就跟你去亞瑟那邊。」說完,羅德里希就走向床邊跟伊莉莎白打聲招呼。

「伊莉莎白,你先照顧一下菲利奇亞諾,我先去其他地方一會兒。」看著床上睡不安穩的菲利奇亞諾,羅德里希試圖伸手撫平他眉間的不安。

看在眼裡的伊莉莎白點點頭溫和的說,「羅德先生,那你可要小心點喔。」


Xxx


與法蘭西斯一同走進了這次的案發房間,地板上滿滿的都是鮮血。血多到還沒有辦法快速凝結,踩在地板上還有噗嗤噗嗤的水聲。

「嘖嘖,哥哥我的名牌鞋就這樣報銷了。」法蘭西斯受不了的唸道。

羅德里希冷冷的吐嘈,「沒人叫你來開會穿什麼名牌鞋的。」

「唉呀!你倒是提醒了我是來開會的,我還以為我是來參加黑心旅遊的啊。就是那種參加後然後才發現自己是人肉素材的那種驚悚片。」

「你就只想得出這種事嗎?」回過頭,羅德里希看著法蘭西斯怒道。

看到對方不領這玩笑情,法蘭西斯只好笑笑的道歉,「開開玩笑嘛,氣氛這麼悶。」

「話說,亞瑟的屍體在哪?」跟法蘭西斯在這恐佈的房間裡繞了一大圈除了鮮血,也都沒看到什麼樣的東西。

羅德里希怎麼想也只有可能是一個原因,「法蘭西斯。」

「你不會在猜是我在耍你吧?」看到羅德里希露出了一臉『不是嗎?』的表情,法蘭西斯只有無奈的苦笑,「我要開玩笑也是會看時間跟內容的啊。」

「那就只剩下另一個原因了啊……」羅德里希看向了門口。「妳說是吧,小灣小姐。」

法蘭西斯跟著看向門口,小灣拿著一把菜刀怯怯的站在那裡。

「這不是我們的小灣灣嗎?」看見女孩法蘭西斯總是會獻上一個迷人的笑容給她。

「你這可是性搔擾喔。」羅德里希不顧法蘭西斯在後頭叫著什麼『只是打招呼而已』的話,對著小灣說,「不知道你這樣刻意引我們來是有什麼事呢?」

小灣低著頭反駁著,「我才沒有找你呢……是只有法蘭西斯先生才對……」

法蘭西斯吹了聲口哨,向羅德里希炫耀的說:「看來人家女孩指定我啦。」

「我不會介意的。」羅德里希無所謂的找了張乾淨的椅子坐了下來,「那麼就請你拿出實力招待她囉。」

說完的一瞬間,小灣拿著菜刀朝著法蘭西斯攻了過來。一揮一砍都含著強大的勁力,法蘭西斯只有躲避的份。

「等等,妳為什麼要殺我啊!我不記得我對你做了什麼啊?」調戲、輕浮這些舉動在碰到她之前就會先被王耀給擋了下來。

坐在一旁的羅德里希邊看著對戰邊笑話著,「會不會就是因為你什麼都不做才生氣啊?」

「哈哈哈,羅德你其實還蠻會說笑話的鳴!」法蘭西斯因為地上未乾的血漬而滑了跤,不過也剛好閃過了小灣橫砍而來的刀。

看到此景,羅德里希冷嘲的說,「比起你我還差得遠呢。」

「我不是在搞笑啦!」法蘭西斯吼道。

「那就快快了結吧。別累著了人家淑女。」

法蘭西斯向小灣拋了個媚眼,「就是這樣囉。小灣小姐,我要開始認真了。」

往前踏了一步,法蘭西斯一手向小灣的手腕將刀子打落,另一手扶著小灣的肩膀將她壓往地上。

「停!」羅德里希往前幾個跨步一隻手扶著了小灣的腰身讓她不至於倒在地上,「怎麼可以將淑女的衣服弄髒呢!」

「是、是,你說的對。」法蘭西斯笑笑的將小灣扶起,「如何現在可以跟我們說理由了吧?」

小灣瞄了兩人幾眼後說:「那個人說只要殺了法蘭西斯就放我們走,我要救耀哥跟小香啊……」

「那個人是誰?」羅德里希抓著小灣的肩膀問道。「為什麼他會說要殺了法蘭西斯?」

「不知道,我不知道。」小灣抱著頭扭動著,「我只是想跟耀哥跟小香一起回去的。」小灣突然從袖口伸出了把小刀,朝法蘭西斯砍了過去。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法蘭西斯沒有完全閃避,臉上被劃了一道。羅德里希則是馬上將刀子從小灣手中搶走。

「我求求你好不好!只要你死了,耀哥跟小香都可以活著的!」小灣抱著法蘭西斯痛哭的吼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妳說出來我們都可以幫忙的。」羅德里希試著從她的口裡套出多一點的話。

「不能說、不敢說、我不會說的。」小灣又從袖口中掏出了刀子,高舉著。「就算我求你了!只要一下下,真的!」

「可惡,這女孩哪來這麼多地方藏刀的。」

法蘭西斯馬上拉開了些距離擺出架勢,不過小灣卻好像沒有攻過來的樣子,只是直直的站在那裡。

咚!小灣應聲倒地,背後的衣物因傷口開始染血。

看向門口,巴修拿著把還冒著煙槍站在門外。

「Walther PPK(德製小型手槍)。我看電影覺得很帥,就從路德維希那買了一把。」巴修晃著手中的槍介紹著。

羅德里希不敢相信巴修就這樣射殺了一個人,而且還是個女孩子。「你為什麼要殺她?」

巴修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她不是在攻擊你們嗎?那麼她是『行刑者』的現行犯囉。」

「你在開什麼玩笑啊!」羅德里希向前抓著巴修的領口怒道。「你有什麼證據說她是犯人!還直接拿槍抹殺了她?」

巴修打掉羅德里希的手,反視他譏笑著,「你才在開玩笑吧?一開始寧可錯殺而不放過追緝兇手的是誰?不就是你們嗎?我現在對她做的跟你們當初對列支做的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巴修……」

「算了。我來這邊只是想告訴你們一聲,菲利奇亞諾清醒了。還有他們都找到了。」巴修說完話便轉身離了開。「還有,這次的兇手也已經自供。」

法蘭西斯驚訝的問,「你說什麼?」

「基爾伯特,你們可真有義氣。該不會下一輪就換你了吧,法蘭西斯?」


Xxx


法蘭西斯與羅德里希一同回到菲利奇亞諾所在的房間,看到大家已經集合在這裡了。基爾還一臉『你們真慢啊』的表情。
法蘭瞄了站在伊凡旁邊的王耀一眼,讓王耀覺得奇怪。

「伊莉莎白,是發生了什麼嗎?」羅德里希問一直待在房間的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將剛剛發生的經過跟羅德里希說,「小菲利醒了後,一直指著衣櫃。大家過去看了……安東尼奧、羅馬諾和亞瑟都在裡面……」

羅德里希聽完,馬上走向衣櫃,不過此時卻被伊莉莎白拉住了衣角。「你別看啊,羅德先生。」

看著伊莉莎白發白的臉,羅德里希大概能猜想裡面的慘狀,「放心,我只是看看自己的朋友而已啊。」

羅德里希將衣櫃給打了開,撲鼻的血腥味沖了出來。羅德里希定下精神看了下裡面,卻馬上跌坐在地上。

安東尼奧三人被砍成上下半身,分別用衣架掛在上面。衣架被弄壞讓東西可以刺穿,而那個東西正是他們的身體。上半身衣架刺穿了脖子掛著,下半身則是刺穿了小腿倒吊著。上下腰身的部分都面朝下面不斷的滴著血。不僅如此他們的身上分別都有不少的傷口存在。

呯!基爾伯特將衣櫃門給關了上。不忍再看到自己的好友如此殘酷的死去。

「總之,這次的兇手就是我。大家應該不會有所意見吧?」基爾伯特看向了大家。

法蘭西斯看著基爾伯特想說些什麼,卻被基爾伯特給阻止,「輸了就是輸了。你可不能賴我喔。」

法蘭西斯看向路德維希,希望他能做些什麼阻止他那衝動的大哥。結果路德維希也只是握緊了拳什麼也不說。

基爾伯特轉身輕撫著衣櫃,「安東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接下來就看我怎麼當主角吧。」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你不也是賭基爾伯特會贏嗎?」羅德里希稍微直起了身子,「要不然你就不會用這種只能騙得了基爾伯特的賭局了。」


前面那句應該是說「你不也是賭安東尼奧會贏嗎?」才對吧
是打錯了還是老朽資質駑鈍QAQ(汗)

啊對悅府大.老朽這次的CWT成行又有重重困難了
(目前正焦頭爛額的嘗試找人代領中)
不過希望能保留老朽的預定好嗎(淚目)
 
親子分也犧牲了啊...

巴修崩壞了....

兇手到底是誰呢??
Re: 虫子 
> 「你不也是賭基爾伯特會贏嗎?」羅德里希稍微直起了身子,「要不然你就不會用這種只能騙得了基爾伯特的賭局了。」
>
>
> 前面那句應該是說「你不也是賭安東尼奧會贏嗎?」才對吧
> 是打錯了還是老朽資質駑鈍QAQ(汗)
>
> 啊對悅府大.老朽這次的CWT成行又有重重困難了
> (目前正焦頭爛額的嘗試找人代領中)
> 不過希望能保留老朽的預定好嗎(淚目)


啊啊~BUG發現~~(好險來得及)
我整個人都快被基爾伯特給洗腦了XD

這點倒是沒問題的啊
如果我有幸能上二月場
到那時候來領也是OK的
不過當然是指能上啊(祈禱)
Re: 明天是晴天 
> 親子分也犧牲了啊...
>
> 巴修崩壞了....
>
> 兇手到底是誰呢??


兇手啊...也快結局了啊~

« »

09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坑底出不來】

悅府

Author:悅府

<充滿愛與LAG的園地>

【近況】


[GS3]大家都是我的翅膀(←喂)
[虎兔]兔虎,年下好啊!
[青之驅魔師]兄弟一起萌~
[NICO]GERO.鋼兵.染香

[忍者亂太郎]雙忍&病氣學年愛
[盜墓筆記]老癢是傲嬌美人啊~
[GITAMA]比起土沖,我更愛銀新~


【空虛的BANNER】

水調BANNER
歡迎自由連結!

【腳印】

【生存報告】
【愛】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3rd Story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ペルソナ4アニメーション アーシャのアトリエ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Archive RSS Login